华为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华为员工所持股票事实上只有分红权,实体股东只有任正非一名,其他员工整体以社团法人存在,而社团法人体系下,相互维系的关键并非股权,而是劳动合同。

近日,华为轮值CEO胡厚崑在新年献词中表示,2017年华为全年销售收入预计约6000亿元,同比增长约15%。

如果参照2016年华为的销售净利润率约7.1%,那么2017年华为的预计净利润将到达426亿元。

6000亿!这震惊世界的数字,相当于4个阿里巴巴的年收入、上证指数1377只个股三天的总交易额,而华为426亿元的净利润,相当于每天净赚1.17亿。

王健林口中的小目标,华为一天就能实现一个。

2017年华为(含荣耀)智能手机全年发货1.53亿台,全球份额突破10%,在中国市场持续保持领先。

与此同时,2017年华为正式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仅次于三星。

要知道,智能手机不过是华为旗下三大主营业务之一,而且还不是最主要的业务,它的企业用户和运营商用户才是它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华为拥有业界最完整的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简称ICT)产品聚合,能够为企业客户搭建一体化基础ICT平台,华为的云通讯、云计算&大数据、交换机、服务器等产品走向世界,傲视世界。

华为的运营商业务一直稳健经营,它成熟完善的无线网络、基础网络、IT基础设施等产品不断推动华为的网络建设从“投资驱动”向“价值驱动”转变。

据悉,2017年华为5G预商用系统已进入全球多个信息产业发达国家,2018年华为将推出面向规模商用的全套5G网络设备解决方案,2019年,华为推出支持5G的麒麟芯片,并同步推出支持5G的智能手机。

2017年华为的三大业务全线爆发,在成立30周年之际给自己送上了一份满意的生日礼物。

很多人知道,任正非创立了华为,让华为成为了中国制造业一张面向世界的名片。

但却有更多人不知道,近30年来华为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均离不开一个在背后掌舵的女人,她就是华为的董事长——孙亚芳。

图片 1

▲印度总理莫迪与中国企业家合照  

孙亚芳1989年进入华为,先后担任市场部工程师,培训中心主任,采购部主任,武汉办事处主任,市场部总裁,人力资源委员会主任,变革管理委员会主任,战略与客户委员会主任,华为大学校长等。

自1999年起任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至今。

正如阿里的彭蕾和武卫、格力的董明珠,华为高管之中也有一位位高权重的女强人。

而且,孙亚芳的职位可远不只是普通的高管,而是董事长!

也就是说,孙亚芳高居华为十七位高管之首,是华为当之无愧的女王,就连创始人任正非也只是屈居副董事长,从职位等级看,任正非还需要向孙亚芳汇报工作。

但实际上,孙亚芳是任正非钦点的董事长。

1992年,华为因贷款原因导致现金流出现问题,导致公司连续几个月没发放工资,有些员工甚至有了想走的心。

这时恰好华为幸运融到了一笔贷款,正当任正非等高管都在犹豫不决该怎么处置这笔资金的时候,刚进公司没几年的孙亚芳就敢于站出来,给任正非做了决定——先发放员工的工资再说!

于是,员工收到了等待已久的工资,立刻满血复活,企业的生产、研发、财务等问题也迎刃而解,没有多久华为就走出了困境。

孙亚芳年轻时就有异于常人的决断力和前瞻性,因此任正非后来一直对她寄予厚望。

1999年,华为因为营销战术、股权、财务等方面的受到外界的诸多质疑,任正非鉴于孙亚芳在对外协调上的能力认可,力荐其当董事长对外协调发展,而自己专注于内部管理和产品研发。

自此,华为正式开启了“双领导”的时代,女主外男主内,孙亚芳充分发挥她在市场、人力资源等方面的才干,任正非则专注于战略研究,“左芳右非”的独特管理风格铸造了华为30年的辉煌。

图片 2

▲华为17位董事会成员

这些年来,与鲜少露面且一贯低调神秘的任正非不同,孙亚芳不仅口才绝伦擅长外交,还经常出访各国面见国家领导人,出席各大国际经济论坛,与国内外各大企业高管商谈合作等。

12月14日,在《财富》发布的2017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中,孙亚芳位居第二,仅次于长城汽车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王凤英,就连董明珠、彭蕾的排名也在她之后。

据了解,任正非无论在华为内部还是对外媒体,对其他高管如郭平、徐直军等人都是直呼其名,而说起孙亚芳,他都要尊敬地叫一声“孙总”。

由此可见,任正非内心对孙亚芳的个人魅力是多么认可和敬佩。

而孙亚芳对任正非也是心存敬畏,是华为内部最给任正非面子,也是最听任正非话的人。

即使是身居董事长的高位也始终保持谦逊,华为在规划企业或决策指挥方面,任正非仍是主导人,大多的场合孙亚芳只是起助手、参谋、政委的作用。

华为员工对孙亚芳的评价:“她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不亚于任正非,在训斥员工上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说起孙亚芳的火爆脾气,她暴风骤雨般的批评根本就让你找不到机会出口。

在华为内部,除了副总裁徐直军敢和孙顶几句外,其他人对孙亚芳向来都退避三舍,从不正面顶撞。

优雅智慧、成熟稳重、经验丰富……这就是6000亿华为背后的女人,可以说孙亚芳撑起了华为的半边天,华为在她手上发光发热。

从某种程度上看,她对华为的贡献甚至不亚于任正非。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撒加(ID:Sajia1712)

虽然这些年国内走出去的企业有很多,但是高新技术企业的龙头还要数华为。不管是技术上还是管理上都堪称国内企业学习之典范,这是一家按照中国思维发展起来的世界级大型科技公司。中兴事件之后国内又一次掀起了芯片热潮,从中国组装到中国制造,再到中国创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是机遇也是挑战。

曾国藩曾言:利可共而不可独,谋可寡而不可众。运用到企业就是创业的凝聚力和利益分配和企业统一指挥的作用。作为每个企业的创始人和正在打算创业的人都必须深刻认知。

第三次危机是受世界市场的影响,华为的发展需要更大的市场增量维持企业高速运转,数以万计的员工嗷嗷待哺,世界市场通讯服务恰好需要华为这样的企业,当时必须通过向外界延伸和拓展才能发展起来,以前,华为的客户只在运营商层面,包括中国电信、中国移动等等。在转型之后,华为不仅仅做运营商企业(运营商BG),而且做了很多的行业客户、企业客户(企业BG),同时也会面向终端的消费者。其中,面向终端的BG主要包括面向手机类产品以及最终面向消费者的一些业务部门(消费者BG)。因为这三种BG的客户属性差异特别大,彼此的关注点,以及整个供应链的流程,包括研发流程、需求的管理流程、营销等流程的差异都非常之大。也给华为的管理带来很大的挑战。

时代赋予了创业者的使命,资本催熟了多少商人,商业繁荣的背后从来都不缺淘金者。而又有几人站在风口浪尖,却能指挥若定呢?资本市场和经济环境多变,危机四伏。从来也没有一家企业一帆风顺,但至少好的管理系统和执行力能够规避很大风险,有的企业追求短期盈利,有的企业做长远打算,作为企业的领导决策者,这艘大船将开往何方?或遇风浪,或遇潮汐,稍有不慎,将危机重重……

华为有不少老员工透露,早年他们一个深刻记忆是,薪水涨的很快,有人一年涨了7次工资,刚进公司时月薪560元,年底加到了7600元;有人一年涨了11次,最多的一个研发部门的十多人,所有人一年加了12次工资……这既说明华为早期管理有多么混乱,又十足地反映出华为在践行“以奋斗者为本”方面多么激进和彻底!

市场上有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西门子、富士通等国际巨头几乎垄断了整个通讯市场。国产交换机的局面就在夹缝中飘摇欲坠。研发资金不足,产品也卖不出去,企业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任正非痛定思痛之后决定走农村市场,这条路很漫长但是可以让华为勉强能够活下来。

华为的利益分配

任正非本人行事极为低调,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媒体竟然找不到任正非的照片,任正非的低调,更是一种极度的清醒,避免了自己和华为被鲜花和掌声弄晕,同时,他又在时刻的敲打华为。

责任编辑:

其实华为也和大多数中国民营企业一样存在着裙带关系,这几乎是国内大型企业所不能够根除的。而一直令业内有争议的是,孙亚芳名义上是华为的董事长,但真正的决策者是否仍然是任正非,如果任正非一朝老去,犹如釜底抽薪。华为的精神领袖也是个软肋。

到了90年代末21世纪初期国内的高兴技术产业和通讯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机,此时的华为有了10多年的积累,有一定的用户和资金,并在通讯领域有了自己的技术管道和成果,从那一刻开始华为的业务走向了世界,直到今天依然走在科技前沿。

《水浒传》是很多企业拿来讲企业组织文化反面教材,也是国内创业团队的一个缩影。有多少合伙企业分脏不均,内耗不断,致使企业一度陷入难关,甚至破产清算。这里不光是分配问题,没有统一的价值观指导,各自为阵,合力分散,终究悲惨终结。而创业之路又何其维艰,愿各位创业者们且行且珍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任正非说,钱分好了,管理的一大半问题就解决了。每年的红利都分,分完下一年接着再挣,已经形成了华为的核心文化,也是华为坚不可摧的筹码。

从2005年开始华为在之前IPD推行成果的基础上,适应自身需要结合CMMI和敏捷思想,做一些结合本地化项目和管理上的创新。

第二次危机是1998年,华为走过了10个春秋,华为还是一个游击队,基本靠组装和小量的技术产品在国内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客户的发展受到前所未有的瓶颈,销售业绩逐渐下滑,华为缺少核心技术的短板已经凸显无疑,在管理上也遇到了挑战,企业产品的研发没有系统的理论指导和市场前景,华为再次陷入了困境,华为内部决定学习国外先进的管理技术和经验,请专家派人员学习,后来选择了思科和当时的IBM,这两家企业尤其在技术上给了华为很大的帮助。逐渐使华为从游击队变成了正规军。接下来的阶段就是从2002年开始的“优化应用阶段”,在实际产品开发中不断摸索和市场对接的方式,解决了市场需球和客户增量的问题。

纵观华为的创业史,看到了一支虎狼之师也是摸爬滚打一路走来,享受到国家政策红利,一路狂奔,但更重要的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还是华为的企业文化和任正非的领导能力,从用人到管理,从企业战略到发展方向无疑都是领袖驱动力。华为的崛起时刻也是华为最危险的时刻,华为现在是通信业的老大,就像拿着镔铁神剑、横行天下的孤独求败大侠。但是,如果失去了危机感,失去了不断创新的动力,在哪一天被别的公司弯道超车甚至跨界秒杀了,不是不可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值得更多的企业去思考。

应该说,华为每次危机的战略转型其实也都面临着外在的环境,包括客户的变化、机会的变化以及竞争格局的瞬息万变等等。为了应对这些变化,华为能够将全球最顶级专家聚集在一起,共同对其进行研讨、检视和识别,最终,这种集体的智慧可以形成统一的攻势。可以想像,其中的投入也是比较惊人的。华为经历3次重大危机而不倒,还有一个原因就任总会念紧箍咒。

目前华为的几个关键岗位如研发、采购、财务、人事等,仍然是任氏家族把持。主管采购的弟弟任树录、主管财务的女儿孟晚舟以及任正非的亲妹妹郑黎主管人事CSR,任正非的儿子任平则在人事、IT领域担当要职,要害部门全部为亲属把控。

后来国家给予了正策上的帮助和支持,华为的科技制造逐渐有了起色,首先这个方向是对的,此次孤注一掷没有让任正非失望。华为采取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销售策略:先占领国际电信巨头没有能力深入的广大农村市场,步步为营,最后占领城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