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独“钓”,他不断“钓”起浦东新高

原标题:金茂大厦:浦东开放腾飞的见证者

图片 1

上世纪八十年代,老上海人的口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

上海建工集团塔吊师傅魏根生,在浦东开发开放的这些年里,比“姜太公”还牛,稳稳地冲着云海垂钓,吊起一个个重逾数吨甚至几十吨的构件,不断“刷新”着陆家嘴、浦东乃至上海的新高度;更绝的是,他还把相机带上云端,拍出了史无前例的“云图”——以一个堪称绝唱的角度,记录了建设中的浦东,那些楼、那些人、那些事。

改革开放40年,浦东开发开放28年,这片荒芜的处女地早已变成了不断刷新天际线的繁华热土。

云中塔吊,是黄浦江东岸开发伸出的“触角”

1990年,国务院宣布开发开放浦东,并在陆家嘴成立了全国首个国家级陆家嘴金融贸易区。自此,浦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成为了上海改革开放的强劲驱动力。坐落在此的金茂大厦是当时的中国最高、世界第三高楼,也成为了浦东腾飞的见证者。

图片 2

图片 3

他的每一张图,都有他亲密的伙伴——塔吊。

▲ 1990年的上海浦东陆家嘴。(图片来自网络)

获过上海含金量极高的摄影双年展银奖的这张图,彩虹如眼眸般张望着云雾飘渺中的楼群,云中塔吊的倒影若隐若现,像极黄浦江东岸不断生长的触角……

1994年,金茂大厦动工,1999年8月28日全面营业。2001年,西门子在这座高达88层的大厦中安装了智能火灾探测系统和先进的集成语音疏导系统,默默守护着这座标志性建筑的人员和财产安全。

这样的拍摄机位,只能是塔吊驾驶室。

图片 4

而独一无二的摄影者,只能是塔吊司机魏根生。


420米高的金茂大厦落成时是当时中国最高、世界第三高楼,至今仍是极具标志性的建筑。

图片 5

1993年,西门子楼宇科技集团开始在中国开展业务,依托于在该领域近百年的经验,为中国市场提供全球领先的消防安全、楼宇控制系统与安防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这位土生土长的上海师傅,从空军地勤退伍后开上了吊车,后来又开了塔吊。

2008年,西门子为北京“水立方”提供了包括楼宇自控、消防和控制系统的全套解决方案,还作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全球合作伙伴,以先进的节能环保科技助力打造绿色低碳世博。

有人结绳记事,魏师傅则是以在云端“钓”楼计时。

图片 6

建K11大楼(香港新世界大厦),278米,耗时两年;


西门子作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全球合作伙伴,提供了包括楼宇科技在内的一系列解决方案,并获得了“特别贡献金奖”。

建百联世贸大楼,333米,38个月;

随着数字化浪潮席卷各行各业,西门子楼宇科技也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为创新与智能的产品与服务。

建环球金融中心,492米,40个月;

2016年,海拔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在浦东拔地而起,与金茂大厦、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交相辉映,谱写出一曲美轮美奂的建筑“三重奏”。西门子为上海中心大厦提供了先进的能源管理解决方案和智能楼宇系统,从高低压配电解决方案、能源自动化系统,到火灾报警控制系统以及智能照明控制系统,让大厦全面实现了智能化管理。

建上海中心大厦,632米,3年多……

图片 7

金茂大厦的收尾工程,他也参与过。


巨型高层建筑运行成本中最大的一部分用于照明、供暖和制冷。上海中心大厦独特优美的玻璃设计本身最大程度地提高了日光的利用率,同时西门子EIB智能照明控制系统可在不降低舒适性的前提下,提高能效,节约运行成本。

他的人生,就这么被上海天际线“瓜分”了。

当下,人们对建筑的需求不断提升,既要“以人为本”又要保护自然环境,西门子楼宇科技“创造完美空间”的理念应运而生。

浦东“长”多高,他就站到多高。陆家嘴从“烂泥渡”长成国际金融中心,魏师傅零距离目睹并且记录着。

2017年,西门子为亚洲最大的公用建筑——位于青岛中德生态园中的被动房技术中心提供了智能楼宇自控系统,如同“智慧的大脑”,助力其达到建筑的近零能耗,实现人类宜居理想。据统计,被动房技术中心每年可节约一次能耗近130万kwh,节省运行费50万元,减少二氧化碳排放664吨。

高天流云之上拥有顶级浪漫,他成为浦东开发开放“神迹”的一部分

图片 8

图片 9


被动房技术中心占地面积约4843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13800平方米,是一座集被动式超低能耗绿色建筑技术研发、体验、展览、会议、居住等多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建筑体。

在魏师傅手中不断长高的城市,也让他自己目眩神迷。在云海之上,目睹魔都喷薄而出的光芒,如瞻“神迹”。神迹是被改革开放催生的,而他和他的塔吊兄弟们,就是这个“神迹”的缔造者之一。

今天,西门子楼宇业务已经在全国各地设立了20多个办事处,并且将全球三大研发与制造中心之一落地北京。而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新起点上,西门子将以创新和数字化楼宇科技,为中国的城镇化进程注入新的活力。

他的工作时间很长,早6点到晚6点。孤独的塔吊驾驶间,唯有高天流云、晨曦夕阳相伴。他知道,他和地面很远,但和世界很近。

注: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0

责任编辑:

有个老外说,全世界塔吊司机里没出过摄影家,魏根生是独一份。

1998年建金茂大厦时,他用傻瓜相机拍了这张图片,心里感叹:真高!

今天再看,那时年幼的东方明珠一枝独秀,黄浦江两岸高楼稀疏。然而,在邓小平“思想更解放一点,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的叮咛中,浦东迅即一飞冲天!

图片 11

为了方便抓拍,魏师傅常年将相机放在驾驶室。

但他也错过很多转瞬即逝的奇幻镜头。塔吊司机太忙,工地上所有施工单位都抢着用,构件、设备以及给养不吊上来,工程就只能干等。

连吃饭都只有一二十分钟,一切只能见缝插针。

魏师傅最喜欢澄澈干净“水晶天”,怎么也得多拍几张。

有时机位不好,他会用对讲机指挥其他兄弟将吊车转到合适位置,让钩子正好悬停东方明珠塔或是金茂大厦上方,感觉一座巨型建筑,就这么被轻轻“钓”起,好白相。

今天年轻人爱讲:皮一下很开心嘛?

魏师傅就喜欢“皮”一下,一帮工人兄弟能操控自如的最顶级的浪漫。

被雷“劈”过,喝过最“高”水平的铁观音,有体贴的女儿,魏师傅知足

图片 12

吊钩孤悬,寂寞难以想象。

高空没有手机信号,一待一整天。空山不见人,但闻对讲机。

心理素质不好也不行。有次打雷,一只火球直接打到驾驶室窗上,

安全倒是没问题,但当时眼前一黑,啥也看不见,饶是经验丰富如魏师傅也“抖豁”胆寒,有年轻些的塔吊司机直接狂哭……

其实,创造改革“神迹”有太多坎坷艰辛,云海之上也凝结着他们的苦涩汗水。

图片 13

魏师傅在微博晒过一张照片:

“我在上海最高的驾驶室喝铁观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