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杨澜:担心超级智能统治人类是杞人忧天(图)

责任编辑:

作为媒体人,杨澜特别关注人工智能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像盲人眼镜等如何惠及大家的生活。提到人工智能的好处,她说,它能够提升全社会的创造力,让更多的人能够有更完整的生活以及全面的发展,“我希望它的出现能替代掉一些繁琐的重复性脑力劳动,让每个人更全面的发展,也有更多时间享受创造性的工作”。

人工智能先驱阿兰•图灵(Alan
Turing)曾设想过一个“思想的机器”,这种机器可以拥有电子大脑,以摄像头为眼,以轮为脚,可以在乡间漫步。但他又承认,现在这样的技术条件还不具备,所以还是先专注于无形体的人工智能比较好。的确,走路,对人类来说是本能的一件事,但对机器来说却是很大的挑战。

在《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封面上,写着这样一句话“AI改变世界,谁来改变AI”。杨澜觉得,人工智能会改变每个人的生活,要让它为人类最大的福祉做出贡献,而不只是少数公司盈利的手段,“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努力做到这一点,就是改变了AI”。

智能革命是一场对于人类生存和发展方式的根本性变革。当AI正在不知疲倦地学习人类,我们对于AI的深刻影响是否有足够的认知和重视?杨澜的观察和思考恰当其时。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书封。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供图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以图文并茂的呈现方式,让我们直观看到人工智能的最新发展动态,也让人感概人工智能背后科学家的热爱、奉献与执着追求。贯穿其中的“杨澜式”访谈记录,均能挖掘到让人感动或新奇的点,科学前沿一线科学家们的实践感想,那些名人甚至科学狂人背后的故事,将人工智能朝更细致、更人性化的角度多方探索,为普通大众打开了一扇认识人工智能的科普大门,让更多的人有兴趣了解人工智能。据悉,纪录片《探寻人工智能》第二季已经在拍摄当中,期待人工智能领域能给我带来更多惊喜。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壮士折臂,坚持到比赛最后一刻,完成了大部分任务,最终赢得了观众的喝彩。不以成败论英雄。机器人所具有的可以调整自己左右手的能力,又让它们的行动力往前进了一步。

图片 4

DARPA机器人挑战赛被称为机器人界的“铁人三项”,举办比赛的宗旨是制造出能在对人类而言危险的地方工作的机器人。双足机器人有其实际意义,尤其是救援机器人,它需要在人类的环境下独立行动,它们也成了DARPA机器人挑战赛的主角。

“我对人工智能乐观,是因为在历史上总体来说人来有能力管控科技。”杨澜说,关注人本身、关注人的情感尊严,其实是科技最终的一个方向。

图片 5

8月16日,杨澜在其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首发式现场。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供图

精彩选摘

8月16日,杨澜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在北京举办首发式。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供图

为了适应人类环境的不确定性,组委会故意捉弄参赛的机器人,修改各种参数。决赛中,甚至要求去掉机器人身上的保护绳索。机器人需要完成开车、开门、钻墙、上楼梯等一系列动作,其中最难的一项就是下车。为此,戴泓楷所在的麻省理工学院参赛队进行了反复的测试。

图片 6

小戴跟我回忆说,当时他们对于“下车”这个动作非常有信心,有两个同学当时就在实验室的车上跳上跳下的,他们觉得“下车”这事完全没有问题。结果在他们比赛的第一天,机器人在下车的时候,后背碰到了车座椅的后背,车座椅相当于反推了一把机器人,可怜的机器人直接就从车上摔了下去。看到机器人摔到地上的时候,小戴捶胸顿足,他说:“我觉得以后要是有了孩子,看见自己孩子摔地上的时候,可能就是这种反应吧。”听着眼前这个率真学生的描述,我能想见那种情景,能体会那种心情。

“那是一个说走就走的旅程,起源于我的好奇心,想看看自己多久会失业。”绕着大半个地球跑了一圈之后,杨澜得到了答案,“机器和人并不是谁要替代谁,更可能出现的是人机共存、协作甚至共生的状态”。

好在机器人哪里跌倒又能在哪里爬起来,它用顽强的意志站了起来,它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上楼梯⋯⋯小戴说,他们给这个机器人赋予了规划的能力。右手摔折了,左手还可以用,于是所有的动作就被这个顽强的机器人换到左手上面去了。

“如果是播报新闻要求一个字都不能错,人工智能比我们播报更准确。一些高度重复性的报道工作,比如财经报道股市报道,可以用人工智能完成写作。”杨澜半开玩笑地用自己的工作举例,“如果比套路,我们估计胜不了人工智能。但那种深度分析、一对一的深入交谈,需要很多知识储备、好的临场发挥……这是很难被取代的”。

图片 7

著名媒体人杨澜。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供图

图片 8

至于人工智能和人的区别,杨澜说了两个词,“梦想”和“爱”,“人类有梦想,有爱,这很难变成简单的公式输入到机器中,也许机器能学会爱的表达,但真正体会爱可并不容易。”

《人工智能真的来了》获江苏省优秀科普作品图书类一等奖

2016年,杨澜带领团队历时一年,走访美国、英国、日本、中国等国家的二十多座城市,探访了世界顶尖的30多所科研机构和实验室,并采访到数十位科学家,制作出《探寻人工智能》纪录片。在上述过程中,杨澜对人工智能有了更深入的体悟和看法,并记录在新书《人工智能真的来了》之中。

2016年我参与了杨澜团队策划的《探寻人工智能》纪录片拍摄,从37年前就投身人工智能科研的我,很高兴看到杨女士基于无可救药的好奇心和探寻精神,带着人文历史与社会关怀的角度来解读人工智能。值得钦佩的是,纪录片后杨澜持续这个探寻之旅,将拍摄中深度走访世界顶级人工智能科学家们妙趣横生、充满关爱的故事呈现在这本书当中。推荐给各位读者细读品味。

曾经,有人将2016年称为“人工智能元年”,并担忧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是否终将取代人的绝大部分工作,从而造成社会动荡?在与人工智能有了更直接、全面的接触后,杨澜得出了以下结论,“我们还没有理由相信人工智能具有自我意识,所以担心超级智能要统治我们有些过于悲观、杞人忧天了,这还属于科幻类的”。

我们在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与人工智能实验室见到了高大威猛的双足机器人,就像是一个个变形金刚,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阿特拉斯——大力士了。

北京8月18日电“我希望人工智能的出现,能替代掉一些繁琐的重复性脑力劳动,让每个人能更全面的发展。”近日,著名媒体人杨澜在北京接受(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专访,分享了自己完成“人工智能之旅”后的感受。她认为,担心“超级智能”会统治人类、将人类变成机器的宠物等想法,有些过于悲观,“这还属于科幻类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