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怀大爱,灌溉科学的种子——追记植物学家钟扬

胸怀大爱,灌溉科学的种子 ——追记我国著名植物学家、复旦大学教授钟扬

从复旦大学出来,灰暗的天空飘起小雪花,上海迎来2018年第一场雪。

图片 1

时隔近半年,同事和学生们还没适应离开钟老师的日子。

从复旦大学出来,灰暗的天空飘起小雪花,上海迎来2018年第一场雪。

“有我在,你们担心什么呢?”钟老师总能让每个有困难的人定心。他那“哈哈哈”爽朗的笑声是大家缓解焦虑的必备良药。

时隔近半年,同事和学生们还没适应离开钟老师的日子。

一切在2017年9月25日戛然而止,出差途中的一场车祸带走了年仅53岁的钟老师。

“有我在,你们担心什么呢?”钟老师总能让每个有困难的人定心。他那“哈哈哈”爽朗的笑声是大家缓解焦虑的必备良药。

猝不及防的永别和愉快的过往交织着,大家谈起钟老师,很容易突然泣不成声。睿智、风趣、热心、豁达、家国情怀……一位心有大爱的知识分子形象愈发具体:他是扎根山川大地研究植物的科学家,是春风化雨培养人才的教育家,还是为科普事业尽心尽力的社会活动家。

一切在2017年9月25日戛然而止,出差途中的一场车祸带走了年仅53岁的钟老师。

他用53年时间做了别人用100年才能做完的事。他是钟扬。

猝不及防的永别和愉快的过往交织着,大家谈起钟老师,很容易突然泣不成声。睿智、风趣、热心、豁达、家国情怀……一位心有大爱的知识分子形象愈发具体:他是扎根山川大地研究植物的科学家,是春风化雨培养人才的教育家,还是为科普事业尽心尽力的社会活动家。

“一个基因可以为一个国家带来希望,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建立青藏高原特有植物的“基因库”,是钟扬还没完成的梦。他发现,西藏独有的植物资源一直未受到足够重视,物种数量被严重低估,即使在世界最大的种子资源库,也缺少西藏地区植物的身影。

他用53年时间做了别人用100年才能做完的事。他是钟扬。

过去十几年,钟扬每年有一小半时间都在西藏工作,从藏北高原到藏南谷地,从阿里无人区到林芝雅鲁藏布江边,行路超过10万公里,收集了上千种植物的4000多万颗种子。他相信,现在为国家保存这些特有植物的基因,将带给未来无限可能。

青藏高原,他的科研乐土

钟扬常说,“不是杰出者才做梦,而是善梦者才杰出”。他的科研道路,就是在不断地做梦、圆梦中走出来的。

“一个基因可以为一个国家带来希望,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建立青藏高原特有植物的“基因库”,是钟扬还没完成的梦。他发现,西藏独有的植物资源一直未受到足够重视,物种数量被严重低估,即使在世界最大的种子资源库,也缺少西藏地区植物的身影。

1984年,钟扬从中科大少年班毕业,分配到中科院武汉植物所,那时他几乎不认识什么植物,因为他是学无线电的。一年后,他背熟了所有植物的俗名和拉丁名(国际植物学界进行交流的标准用名)。“当时他有一台计算机,就琢磨怎么能利用起来研究植物。”复旦大学环境科学系副教授雷一东也曾在武汉植物所工作,他说钟扬特别喜欢大胆假设。

过去十几年,钟扬每年有一小半时间都在西藏工作,从藏北高原到藏南谷地,从阿里无人区到林芝雅鲁藏布江边,行路超过10万公里,收集了上千种植物的4000多万颗种子。他相信,现在为国家保存这些特有植物的基因,将带给未来无限可能。

随着生物数据模型与信息系统的设计与实现,钟扬越来越沉迷于他的“跨界”研究。千禧年来临之际,已经是武汉植物所副所长的他毅然放弃副厅级待遇,来到上海复旦大学全心全意当教授,深耕分子进化分析方法及应用。

钟扬常说,“不是杰出者才做梦,而是善梦者才杰出”。他的科研道路,就是在不断地做梦、圆梦中走出来的。

“西藏是每个植物学家都应该去的地方。”钟扬总是说,气候条件越恶劣环境下的植物越有研究价值。特别是在青藏高原那些植被稀疏、盖度小的地方,植物的分布规律体现了植物如何适应环境的进化过程。

1984年,钟扬从中科大少年班毕业,分配到中科院武汉植物所,那时他几乎不认识什么植物,因为他是学无线电的。一年后,他背熟了所有植物的俗名和拉丁名(国际植物学界进行交流的标准用名)。“当时他有一台计算机,就琢磨怎么能利用起来研究植物。”复旦大学环境科学系副教授雷一东也曾在武汉植物所工作,他说钟扬特别喜欢大胆假设。

“在海拔4150米的地方,他找到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拟南芥。”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党委书记杨永平研究员介绍,拟南芥是植物界的小白鼠,全世界有一半的植物学家都在研究它。在全基因组测序基础上检测功能基因适应性进化的结果表明,西藏拟南芥为目前世界上所发现野生拟南芥的原始群体。

随着生物数据模型与信息系统的设计与实现,钟扬越来越沉迷于他的“跨界”研究。千禧年来临之际,已经是武汉植物所副所长的他毅然放弃副厅级待遇,来到上海复旦大学全心全意当教授,深耕分子进化分析方法及应用。

援藏16年,带出生态学“地方队”

“西藏是每个植物学家都应该去的地方。”钟扬总是说,气候条件越恶劣环境下的植物越有研究价值。特别是在青藏高原那些植被稀疏、盖度小的地方,植物的分布规律体现了植物如何适应环境的进化过程。

在青藏高原漫长的野外考察路上,钟扬慢慢意识到,这片神奇的土地不仅需要一位科学家,还需要一位教育工作者。“在复旦大学可以培养很多博士,但他们不一定对在高原上收集种子这种高劳动强度、低回报的工作有那么大帮助。”只有将科学研究的种子播撒在藏族学生心中,留下一支科研团队,西藏的生态研究才能走得更远。

“在海拔4150米的地方,他找到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拟南芥。”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党委书记杨永平研究员介绍,拟南芥是植物界的小白鼠,全世界有一半的植物学家都在研究它。在全基因组测序基础上检测功能基因适应性进化的结果表明,西藏拟南芥为目前世界上所发现野生拟南芥的原始群体。

从2001年与西藏大学开展科研合作,到2010年起连续成为中组部第6、7、8批援藏干部,钟扬奔忙于西藏的高等教育事业,乐此不疲。2015年突发脑溢血后,医生告诫他西藏不能再去了,但他不听,接着申请中组部第9批援藏干部。

援藏16年,带出生态学“地方队”

“本来定在9月28日,钟老师来学校参加一流学科建设讨论会。”西藏大学理学院教授拉琼念叨着,仍然难以接受恩师的离开。钟扬带领藏大生态学拿到了第一个硕士点、第一个博士点、第一个自然科学基金,现在又入选“双一流”。发展的框架刚搭起来,他们的钟老师却突然走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