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恩东院士:发展人工智能须扫清障碍

王恩东院士:发展人工智能须扫清障碍

聚焦:人工智能跑得太快 计算拖了后腿

从去年开始,无论是在产业界、学术界还是政府层面,人工智能都获得高度关注。这种重视让我们看到,人工智能能够为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潜在的变化。

前不久,在中国工程院信息与电子工程学部举行的第一届人工智能计算大会上,出现了一个颇为有趣的景象。

人工智能并不是一个新词,自1956年提出至今已有六十多年,并经历了三起三落。大家所讲的人工智能之父就不止一位,其中一个就是图灵,他也同时被称为计算机之父。

作为连续3次夺得全球超算500强冠军的超级计算机“神威:太湖之光”的运营者,清华大学教授、国家超级计算无锡中心主任杨广文受邀来到会场,并就超算在人工智能领域如何显“神威”作了主题发言。但在他的发言前后,与会者纷纷谈到的观点却是:在人工智能飞速发展的今天,人类的计算能力显然有些跟不上了。

图灵发明了计算机的基本原型,又提出人工智能,我们把计算机比作是他的“大儿子”,人工智能是“二儿子”,“大儿子”和“二儿子”的特点不一样。“大儿子”比较稳重、有耐性、不调皮、不捣蛋,一直按照摩尔定律持续发展。“二儿子”则比较活跃,有创新思维、敢冒险,于是人工智能经历了多次起落。

这当然不是针对杨广文,也非“神威:太湖之光”,后者已经足够快了——它是世界第一台运行速度超10亿亿次/秒的超级计算机,性能指标超过全球500强超算榜单第二至第六名5台超级计算机的总和,速度相当于普通家用电脑的200万倍。

人工智能被第一次提出时,机器就超越了人类,人可以做的事情机器都能做,结果人工智能没有达到预期发展。第二次也是如此,敢说敢干,但发展遇到瓶颈了还得把重心放在计算机领域。

然而,相比人类的大脑——也就是人工智能学习的对象,目前人类创造出的任何一台计算机,哪怕是超级计算机,又都显得太慢了。在“神威:太湖之光”之前,天河二号曾六度称雄全球超算榜单,如今位居第二,但人脑的计算能耗比则是其200万倍。模拟人脑对当下的超算仍是一件“渴望不可及”的任务。

今天,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到了第三波,似乎比较靠谱了,因为计算发展很快了。今天一台小小的服务器的计算能力就达60万亿次,是20年前全球最快计算机的60倍。人工智能的发展和支撑,离不开计算、算法和数据,计算是基础。

正如此次大会发起人、中国工程院院士、浪潮集团首席科学家王恩东所说,尽管人工智能如今迎来蓬勃发展,但仍是挑战重重,这其中在他看来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计算性能。也因此,这次大会主题有两个关键词:人工智能和计算。

面对人工智能这样一个蓬勃发展的领域,有众多需求,人工智能计算依然面临着提升计算性能、不同场景计算优化和生态建设三大挑战,我们需要整合各种处理芯片,提供一个先进的计算平台,整合这些框架,提供比较易用的应用开发的平台。

人工智能将带“世界工厂”走向“世界智能工厂”?

另外也要加强计算芯片创新、可扩展平台架构、系统优化设计等基础技术研发和能力构建,同时也要从硬件、软件、应用、人才等多方面综合提升,避免短板效应带来的整体产业发展不良反应。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人工智能都很可能是人类未来社会的大势所趋。在会场上,中国工程院一位专家列举了人工智能正带给人们的一些革命性变化——

还希望来自于学术界的、企业界的、应用部门的各方专家,能够从多方角度一起来讨论,如何能够打造一个比较易用的计算设备或者架构,能够使人工智能的应用发展得更加顺利,而不要再陷入上两次人工智能的窘境里。

在医疗领域,图像识别技术可以促进癌症诊断的准确性。在农业领域,种植者可以利用深度学习促进农作物产量增长。在能源行业,人工智能提升了勘探效率和装备可靠性。在金融服务行业,人工智能应用降低了决策成本,金融数据得以更快速的分析。

从国家角度来讲,希望能够在这一次的人工智能机会当中站在前沿,企业与学术界也希望能够为人工智能的发展贡献智慧,这就需要人工智能方面的专家人才能够聚集在一起,相互交流,形成一个国内平台,形成一些标准,为人工智能的发展扫清障碍、奠定基础,不断推动人工智能的发展。

更为重要的是,“人工智能正在从娃娃抓起”。

(作者系中国工程院院士、浪潮集团首席科学家,本报记者李惠钰根据其在2017人工智能计算大会上的发言整理。)

王恩东注意到,今年9月开学季,孩子们迎来的“开学第一课”,就请出对战阿尔法的柯洁,以及和郎朗PK琴技的意大利钢琴机器人TEO。前不久,国务院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其中就提出要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

在中国工程院这位专家看来,《规划》的出台,可以看作“我国正式将人工智能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表现,从而促使我国从“世界工厂”向“世界智能工厂”转型。这位专家相信,在新的政策驱动下,我国人工智能的发展将更加迅猛。

业内人士谈及人工智能,离不开3个关键词:计算、算法、数据。

这位专家说,如今,算法的突破以及数据洪流的爆发,成就了人工智能行业,并使得几乎所有的“机器辅助功能”都成为可能——更好的电影推荐、智能穿戴,甚至无人驾驶汽车、预防性医疗保健,都近在眼前,或者即将实现。

美好的蓝图却让他有了一个担心,这种担心,就来自发展人工智能的一个要素:计算。

这位专家说,目前我国“应用终端的发展”远远走在“硬件架构”的前面,现有计算平台已经不足以完成人工智能对于庞大运算量的需求。

这一轮人工智能浪潮的王牌是“计算”?

在中国工程院这位专家看来,中国拥有世界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拥有非常庞大的“数据”量,这为我国发展人工智能创造了得天独厚的基础;同时,深度学习框架的开发和开源,使得人工智能“算法”的开发越来越便捷,相比之下,“计算”平台就成为本轮推动人工智能进步的重要因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