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代表谈煤矿困境:收入减半 机关轮休

矿工代表支招煤炭企业如何过“寒冬”

80后代表董林

中新社北京3月3日电 题:矿工代表支招煤炭企业如何过“寒冬”?

“企业不是想卸包袱,是没办法,必须要卸包袱……”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董林就煤炭行业困境接受澎湃新闻采访。

34岁的全国人大代表董林已经是第4次来北京参加两会了,他也是山西代表团里为数不多的工人代表。

他表示,去产能是煤炭企业绕不开的一环。从今年起,他所在的山西焦煤集团已经逐步开始实施企业人员转岗分流政策,这会是煤炭去产能最艰难的一项工作。

工龄14年的董林是山西焦煤集团的工人。他在煤矿检修班工作,每月要工作26天,每次下井工作都要8到9个小时。他目前每月收入有5000元,和他一样在井下工作的职工,工资高的一个月大概能拿到六七千元。而几年前煤价处在高位的时候,和董林一起下井的工人每月至少能拿到12000元。

“80后”全国人大代表董林,是山西焦煤西山煤电集团公司(以下简称“西山集团”)杜儿坪矿的一名一线矿工。参加工作14年来,他经历了煤炭形势最好的“黄金十年”,月收入最高时可以过万。从2013年起,煤炭行业进入寒冬期,董林的收入也随之减半。

收入“腰斩”的背后,是中国煤炭价格的“跳水”。董林告诉记者,2012年一吨发热量5500大卡的煤炭可以卖到797元,而现在同样一吨煤,价格只有380元左右。

“现在差不多五千左右吧,一些地面辅助岗位,降得更多。”董林告诉澎湃新闻,他所在的煤矿工资只发到去年11月。由于降薪,一些地面的机关科室开始轮休,有时一个月仅上班一周,其余时间都可休息。

煤炭行业遇到“寒冬”已不是新闻,董林今年带来的几个议案和建议都是围绕煤炭行业发展提出的。如何增加煤炭企业职工的收入,是他比较关心的问题。

严峻形势也催生了应对措施。

如今,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的压力,已经实实在在地传导到了一线职工的身上。

2月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提出从2016年起,用3至5年时间,退出煤炭产能5亿吨左右。

今年2月,董林所在的山西焦煤集团子公司西山煤电集团发布了《2016年转岗分流考核指标》,计划转岗分流1.25万人,占在职员工的15%。

人民网消息显示,3月1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在谈到今年就业形势时表示,化解过剩产能会造成一部分职工下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